【人物專訪】從台灣大企業到新加坡新創! Oddle 工程師傅學勇:我從不設定人生的航線

Jun 20, 2016
Cindy Hsu

沒有任何海外求學、工作的經歷,畢業於台大物理研究所的傅學勇,在 Meet.jobs 上無意間看到海外新創公司 Oddle 的工作資訊,便決定努力一試、積極爭取,為自己打開人生的另一道門──前往新加坡展開另一段冒險。學勇說他「從不設定人生航線」,他如何得到這項機會?他是懷抱著怎麼樣的人生哲學來面對海外的職場工作呢?

海外工作契機萌芽

從台大物理研究所畢業之後,學勇很幸運地拿到 ASUS 的工作機會,進入其中的人工智慧部門工作,負責進行與大數據、電腦系統優化相關的工作。這應當是許多人會羨慕渴求且穩定、待遇不錯,但學勇卻在工作即將滿一年之際毅然決定辭職。談到離開的理由,學勇說道:「其中一個原因是希望工作能與生活應用有所連接,不可否認地人工智慧也存在著有趣性以及挑戰性,但需要投入大量的時間去開發新系統,當中也會耗費相當多的資源以及人力,對於數據、軟體經驗的要求很高,雖然具有一定程度的專業性但跟生活應用的相關性不大。」所以學勇希望下一份工作是與 Web 開發相關,他認為 Web 開發的影響力是強大的,可以用很小的力量達到很大的效果,像是 Facebook、Twitter 等等都是很好的例子。

「另一方面是希望能到一個更有活力的組織,要滿足這種需求通常要是新創的公司,因為是剛起步的公司,可以參與到一個公司、產業建立的過程,學習到的技能、經驗也會比較豐富,看見的事情層面會更廣。」這兩個因素是學勇找尋下一份工作的期待,也因此開始瀏覽許多新創公司的職缺。

其實到海外工作並不是一項原本的人生計劃,學勇提到在他求學時期,從來沒想過要到海外工作,或者應該說——並沒有侷限自己應該要在哪裡工作。

他認為在軟體開發這塊產業、或是工程師這項職業是沒有地域限制的,而且全球各地都有這項需求,哪裡有工作機會就可以往哪裡去。看到這些機會的時候,自然地就會開始去關注。是因為工作的選擇而前往海外,而非因為嚮往海外工作。


勇領取 Meet.jobs 就職獎金並分享海外求職經驗

ASUS vs. Oddle,從大企業到新創公司

在找尋工作的過程中,學勇剛好在 Meet.jobs 上看到 Oddle 的徵才資訊,在投遞履歷的四、五天之後即接到回覆,展開一連串特別的面試過程。學勇面試的這間新創公司—— Oddle,是一家跨國性的線上餐廳點餐平台。2014 年 3 月於新加坡成立,公司成長快速,已成立美國、香港、越南、台灣分公司,持續擴展業務的同時,也已經獲得一百萬新幣的投資。

談到 Oddle 的面試流程,學勇鉅細靡遺地分享了所有細節:

第一關先是歷經線上的 coding 測試,首先要到 Oddle 指定的網站中去實測網站中的題目,並側錄整個 coding 過程,最後再將影片寄回指定的信箱,若是通過則會進行通知。第二輪則是 Oddle 新加坡總部的創辦人以及相關人員特地前來台灣進行面試。學勇笑說:「其實有點嚇人,因為才剛自我介紹結束,面試官們馬上丟出一道演算法題目要他進行解題,然後三個人就這樣一直盯著自己解題,一般來說應該會留給面試者單獨的解題空間,這樣很緊張。」。第三輪是台灣的客戶和技術團隊,最後一輪則是由新加坡 Oddle 的 Tech team leader 進行視訊面試。總共經歷了四輪的面試,通過層層關卡,才完成整個面試流程。

學勇提到當初會選擇 Oddle 的原因。因為自己並不是專業背景出身,也非專業的網頁開發者,所以還是會傾向選擇數據分析、跟 data 相關的工作。在 Oddle 的工作主要擔任後端工程師,負責網頁或 App 的開發。雖然一開始工作的時候,在 Web 的項目上也經歷一段陣痛期,但很快地就克服問題,也沒有造成太大的困擾。

工作環境也一如學勇的預期,公司組織內部很有活力,成員之間的平均年齡也很年輕,也因為是新創公司有著步調快速的特性。Tech team 算是公司最大的部門,擴張的速度很快,自己剛來的時候大概 3-4 人,現在已經有 10 人左右的規模。組成的人也是形形色色的國家都有,隨時可以聽到不同國家對於同一議題的不同看法、還有一些有趣的事情。學勇是整間公司唯一的台灣人。

與在 ASUS 時候不同的是,同事之間沒有隔板的阻隔,有任何問題都可以直接溝通、表達想法,有跨部門的問題,也可以直接與不同部門的人在開放的空間裡進行討論。這裡所有的一切都是快速且直接的,充分展現新創公司的特性,也是學勇最初的預期。

與新加坡相遇,多元文化的融合

當然,在新加坡生活也有很多有趣的事情。學勇剛到新加坡的時候,因為來不及找房子甚至在新加坡的旅館住了一個禮拜。但幸運地透過不斷地拜訪,在一個禮拜之內找到理想中的房子。學勇分享提到:「在新加坡因為法規的限制,大多數人只能擁有一棟房子,跟台灣許多人依靠買房出租、投資的習性不太一樣,所以常常會面臨到需要跟房東一起住的情況,對於隱私要求較高的人可能會不適應。」

另外,新加坡的飲食也很多元,學勇提到他最常去的一個集,是由政府出地、再由許多小攤販組成的,飲食選擇非常多,但只需要大約 4、5 塊新幣一餐。而關於交通的部分,學勇提到其實大眾運輸相當便宜,但若是要買車的話則會需要花一大筆錢,新加坡消費水準會如此高的其中一項因素即是因為車價的關係。


Oddle 創業所在的牛車水中國城
Photo credit: 傅學勇

還有一件最讓學勇意外的事情,是在新加坡工作將近半年內竟沒有在一些社交活動當中見到台灣人,倒是認識了不少馬來西亞人、印度人等等。這些社交活動是會提供酒類,讓參與者聚在一起彼此交流、聊天,學勇說在當中聽到很多不同國家的人分享對於新加坡的看法、以及之前在別國的工作經驗,都是非常有趣的事情。在他看來,新加坡真的是一個文化多元、種族融合的國家。

海外求職的心態與下一步

想要在海外求職時,該具備怎麼樣的技能和心態?

「語言等一些基本能力都須具備,但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是要能掌握資訊,很多時候機會一直都存在,只是我們並不知道。當我們能比別人先掌握資訊就可以先搶得先機,把這項掌握資訊的能力最大化。得到的資訊越多,機會就越多,想辦法付出多點心力去得到資訊。」學勇說道。

關於英文能力訓練的方法,沒有任何海外經驗的學勇是如何培養的?學勇提到大多時候台灣人的讀、寫能力比較好,但是口語的能力相較沒有那麼出色,所以鼓勵台灣人要多講,即使自己沒有任何的海外求學、工作經歷,也要想辦法克服環境上條件的不足。學勇說道:「在工作的時候會利用晚上的時間,找幾個朋友一起組成英文讀書會,每周三晚上固定空下時間來練習英文口說,讀書會的規模不能太大否則效果會減弱,大概 4 – 5 個人為單位是最適合的,而且一直到現在雖然不在台灣,這個讀書會都還有在運作。」

最後,問到關於未來的規劃,學勇說道:「如果是以更長遠的計畫來看,畢竟台灣是自己的故鄉,應該還是會想回到台灣。但是是在夠久的未來,想要回去做些自己的事情,但其實自己是一個不喜歡規劃的人,就是跟著情況做應變。」

「我從來不去設定人生的航線」,學勇說道,希望能夠趁著年輕,在外闖蕩,也累積不同的視野和經驗,「讓機會來決定未來的方向。」

【延伸閱讀】Meet.jobs 新加坡職場、生活第一手經驗分享

註冊 Meet.jobs,即可隨時掌握最新的社群活動及職缺相關資訊。歡迎至 https://meet.jobs/sign-up 註冊。

更多討論與交流,歡迎加入我們的臉書社團「Meet.jobs 全球職場情報交換中心


相關職缺

Business Developer, Singapore

mit.Jobs Ltd.

3000 12000

SGD
2019-07-16T00:03:36.136+08:00

Senior Software Engineer - iOS​(Singaporean and Singapore PR)

SHOPBACK (S) PTE LTD

4000 8000

SGD
  • 精選
2019-06-19T11:25:52.329+08:00

Senior Software Engineer - Backend/Fullstack(Singaporean or Singapore PR)

SHOPBACK (S) PTE LTD

5000 10000

SGD
2019-06-19T11:17:10.589+08:00

Senior Software Engineer - Android(Singaporean or Singapore PR)

SHOPBACK (S) PTE LTD

4000 8000

SGD
  • 精選
2019-06-19T11:25:06.207+08:00

作者介紹

Cindy Hsu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