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來去澳洲寫程式!澳洲 Web 工程師莊憶芹:我著迷的是那個不斷成長的自己

Apr 03, 2015
Reinhardt Lin

說到「打工度假」,你會想到什麼?是在澳洲廣袤的牧場上剪羊毛?在旅館打掃房間?還是在屠宰場裡切割與包裝牛肉?
支持的人說打工度假能增廣見聞;反對的人則主張這種為解決低階勞力不足的政策其實對個人職涯並無助益。
兩造說法,都看似有理。其實都對,也都不對。

透過外包接案培養自己的一技之長

Ruby on Rails InstallFest, Sydney, Australia
Photo credit: Manic Chuang

「其實我大學唸得並不好。」畢業於交通大學資訊工程學系的 Manic,卻彷彿為了打破「名校熱門科系」的既定印象,在訪談的一開始,即分享他從一名課業不佳的資工系學生,最後成為 Web 開發者的心路歷程。

Manic 表示,從小因為愛玩電腦遊戲,因此立志攻讀資訊工程。沒想到在接受正規的計算機科學教育以後,卻反而遭受極大挫折。「我甚至懷疑起自己究竟適不適合寫程式!」Manic 笑著說到,「最後我延畢了兩年才畢業。現在回過頭來看,實在不算是一段光彩的回憶。」

但是,交大深厚的理工背景以及豐富的網路資源,畢竟給了 Manic 另一個機會。大學三年級時,因為一個網路留言板的架設,Manic 頭一次接觸到 Web 的應用。他開始學習一個在當時的台灣還不是很多人會寫的程式語言 — PHP。

在那個年代,網路泡沫剛剛破滅,最常用的社交軟體是微軟的 MSN,Google 才正逐漸取代 Yahoo 成為最多人使用的搜尋引擎。台灣社會對於資訊經濟、Web 等名詞雖不陌生,卻也並不十分理解。「我的同學們多半繼續唸研究所,畢業後循國防役的管道進入聯發科或趨勢科技這樣的大企業。」回想自己和同學們的出路,Manic說,「而我,因為會寫 PHP,就開始外包接案。」

隨著案子越接越多,Manic 的 PHP 程式技巧也愈加成熟。「接案的收入除了讓我不再恐慌,覺得人生似乎有一個較為明確的方向,同時也給我一些不一樣的學習機會。」Manic 談到,在一次接案的過程中,客戶的需求明顯超出其能力,而他,一半是因為對於自己的挑戰,一半是因為不肯認輸不想被否定,竟然沒有在一開始就回絕客戶。想當然,該專案最後是失敗了。

而藉由這次的經驗,Manic 認清讓自己所著迷的,其實是那個不斷提升自己的過程。引述心理學上對於『恐慌區』、『學習區』和『舒適區』的論述,他談到:「原來我非常享受的,是處在『學習區』時快速成長的感覺。」也因此,在退伍以後,他並未繼續接案的全職 SOHO 生涯,而是選擇加入在當時還不是有太多人聽過的一家網路公司—痞客邦 ( PIXNET )。

樂於學習新技術,勇敢踏出舒適圈

在痞客邦一轉眼就是 4 年時間,幸運搭上 Web 2.0 網路創業成長列車的 Manic,也從工程師被擢升為副理。然而,就在 PHP 語言已經成為編寫網站的主流程式語言的同時,愛好學習的 Manic,卻在當時接觸到另一個更為新銳、簡潔卻功能強大的程式語言和其開發架構 — Ruby on Rails (簡稱 RoR )。

回想這段經驗,Manic 謙虛地談到:「當時在痞客邦的工作,雖然不敢說自己有多精通,但也到了得心應手的階段,也就是說,到『舒適區』了。也剛好 Ruby on Rails 的社群在台灣逐漸開展。」Manic 表示,RoR 不止語言本身編寫容易,許多 Web 應用的新想法也都透過 RoR 獲得實現。更重要的是,RoR 不僅在程式語言本身,就連開發者的社群,也非常強大。

其實,在軟體或網站開發的業界,工程師們不但以程式語言為開發工具,隨著本身的經驗累積,也能夠將語庫、應用庫逐步加深、擴大,使得程式語言本身在不斷的優化以後瑧於完美。開發者社群,就扮演著這樣重要的角色。除此之外,工程師之間的交流,也能夠幫助彼此更加精進,進而促進該種程式語言的發展。而 Ruby 語言,由於是由日本人松本行弘所發明,因此不論是在台灣,乃至於整個大中華甚至亞太地區,都有相當多的愛用者。Ruby on Rails 社群也常常舉辦地區和跨國的活動,促進開發者間彼此的交流和學習。

而也就是透過此一新程式語言的學習,Manic 不但找到在痞客邦之後的,在 Faria ( Faria System Ltd. )的工作,對於他日後前往澳洲求職,更有著不可或缺的助益。

用務實的態度面對人生抉擇點

2014 年初,剛離開前一家公司的 Manic 正想要謀職。一天,一位友人自 Facebook 發來訊息,劈頭的第一句話就問他:「你滿 31 歲了沒?」

經過解釋,Manic 方才瞭解,朋友會這麼問是因為到澳洲打工度假的年齡上限是31足歲,而非 30 足歲。換言之,就算是差一天才滿 31 歲,都可以拿到澳洲的打工度假簽證。而出國的期限,則是在拿到簽證的一年之內。

算算時間,離自己的 31 歲生日還有一段距離。秉持工程師務實的本性,Manic開 始搜集資訊,研究到澳洲工作的可行性。畢竟,工程師,或者說開發者,最重視的就是自己本身技能的累積。如果只是為了趕在 31 足歲前去澳洲,但所做的工作卻和本業無關,那麼不去也罷。

當時,除了網路,Manic 也詢問了許多友人,並透過 RoR 社群瞭解當地工程師工作的需求。他驚訝地發現,在澳洲,軟體工程師和網頁開發者的薪水不但是台灣的 2 到 3 倍,且在人才的需求上,還有著極大的缺口。「光在 Google 的『Ruby on Rails Oceania』討論區上,平均有發佈10個職缺,才有一個人求職,比例是 10 : 1。這是我觀察好一段時間的結果。」

Google RoR Oceania 截圖
Photo credit : Manic Chuang

「打工度假的簽證可以讓我最少最少找到 contract ( 短期契約,在程式業界即相當於外包 ) 的工作。」Manic 說到:「於是,我想著『最糟糕的情況就是去一年,找不到正職工作就回台灣』,但就算是這樣,『我賺到的錢也不至於會虧』。」仔細評估機會和風險之後,Manic 認定這是一個『天賜良機』,於是買好機票、跳上飛機,飛往澳洲。

Web工程師的澳洲職場奮鬥

「我是 5 / 6 到達澳洲雪梨,5 / 28 就找到現在的工作。」回想起自己的經驗,Manic 告訴我們,他一共應徵 6 家公司,短短三週之內,就拿到其中 2 家的 offer。在完成兩次每次三個月,總共為期半年的短期契約以後,他被公司錄取為正職員工;並獲公司擔保,同時也完成英文能力的檢定 ( IELTS 雅思成績全部在 5 分以上),將打工度假直接轉為可在澳洲工作達 4 年之久的『 457 工作簽證』

工程師在求職時最重要的就是自己本身的技能和經驗。」Manic 說,有規模、制度的公司,通常都會出一個題目 ( assignment ) 讓求職者來解答,並且仔細檢視求職者寫出的程式碼,「因此能夠判斷出過去的經驗是不是足夠紮實。」Manic 說到,「至於在開發時常用的 Agile ( 敏捷開發 )、TDD ( 測試引導開發 ) 等觀念和工具,更是要在這邊工作的基本配備。」整體而言水準並不落後於號稱『科技立國』的台灣。

在澳洲,和台灣的職場經驗最大的不同,就在於加班的文化。對此,Manic 表示,他的上班時間是上午 9 點到下午 5 點。澳洲人重視生活,加班趕件的情況鮮少發生。就算工作進度偶有延遲,公司也會將權責界定清楚,找出工作被「阻塞」( block )的原因。「而不是像台灣的企業文化,工程師往往要去排除技術以外的問題。開發團隊就像一個『黑盒子』,只被要求成果,而從不管如何更有效率地做事。」

Fairfax Media 雪梨辦公室
Photo credit: Manic Chuang

多元文化,是澳洲職場的一大特色。據 Manic 表示,他的同事中有「西班牙人」、「阿根廷人」和「保加利亞人」,平常只能從口音中去辨識對方是不是「澳洲人」。

對於契約員工的重用,則是澳洲程式業界的另一特點。短期契約的工程師和全職工程師一樣會負責重要網站、軟體的開發,甚至,因為沒有全職員工的福利,短期員工的薪水還會高於長期員工。

而據 Manic 的觀察,這是因為澳洲勞動法規對於員工的保障,使得僱主在解僱長期員工所要花費的成本,以及軟體開發延續的考量上,兩相權衡,前者的還高於後者。最後只好選擇採用契約員工了。而這其實也保障了外國人—包括台灣人在澳洲,藉由短期契約最後走向正職工作的良機。

澳洲辦公室外一景
Photo credit : Manic Chuang

解答國外生活的迷思

「台灣人對於國外生活一直有一個迷思,認為澳洲雖然薪資水平高,但是物價也高,所以賺不到什麼錢。其實這是錯的。」關於這點,Manic 以食衣住行逐一剖析,希望起碼透過自己的分享,解答一部份的疑慮。

「薪水高還是其次,首先賺到的,是『自己的時間』。」Manic 說,姑且不論澳洲工程師的薪水是台灣的 2 到 3 倍,「全世界只有台灣人會三餐都吃外食。而那是因為沒有自己的時間。」

他表示,雖然在澳洲外食午餐要價大約 10 澳幣 ( 編按:約 230 ~ 240 台幣),但那只佔一天當中的一餐。如果自己做飯,那麼早餐和晚餐的花費就只剩下約 1 / 3,馬上省下 2 / 3 的吃的花費

「再者,衣服、電子產品等等,因為全球化成本一致,其實在台灣在澳洲的售價,並不會差別太大。」Manic 接著說道,「最令人驚訝的,其實還是房價。」他表示,目前自己租在雪梨郊區的 Flatshare ( 按:相當於台灣的『雅房』,房間獨立,衛浴、廚房共用),以通車到雪梨市中心40分鐘的時間距離,每週房租花費190 澳幣 ( 約 4,600 台幣 )。「相對於我的所得,這是非常便宜的。況且,我是在到達雪梨的2週內,很快就找到了。」Manic 感嘆,「相比之下,在台灣房租的花費往往就佔收入的 1 / 3 甚至更多,其實在雪梨未必會比較貴。」

2014 年 Ruby on Rails Development Hub, Sydney, Australia
Photo credit : Manic Chuang

結語

回顧 Manic 的經驗,不難總結出他一路走來,最後順利在澳洲找到高薪本職工作的原因。首先是勇敢踏出舒適區,找到自己學習成長的關鍵。其次,在出國以前,他收集充足的資訊,做好萬全準備。最後,Manic 也仰賴自己的程式專業,以及 RoR 社群的力量。對他,以及和他一樣有所準備的求職者而言,打工度假不是目的,而只是一個跳板和工具,幫助他們找到發揮自己最大價值的舞台。

那麼,親愛的讀者,你也做好準備了嗎?

【想了解更多嗎? 歡迎關注 Manic的個人部落格

只要註冊為用戶,即可隨時掌握最新的社群活動及職缺相關資訊。歡迎至 https://meet.jobs/sign-up 註冊為用戶。更多討論與交流,歡迎加入我們的臉書社團「Meet.jobs 全球職場情報交換中心

作者介紹

Reinhardt Lin

全球跨境人力媒合平台 Meet.jobs CAO & Co-Founder,德國 ESMT 商學院 MBA,國立交通大學電子工程學系學士。資深產品經理、MBA、Ruby on Rails 全端開發者、Open Source 信徒、無國界浪人和社會企業中毒者。曾在 27 個不同國家工作、求學、旅行。感於不同人在不同時空將有不同價值,創立 Meet.jobs,現已擁有來自 17 個國家的企業和個人用戶。

Bitnami